R·K·S自媒体
喜欢和你在一起 和你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小说】《邪泉》• 第一章

《邪泉》•第一章•序言

 

为了建设现代化的社会,我国不断加快城市化的步伐。然而依然有些地区还没有步入现代化的社会而那些地区尚存的封建迷信思想也依然处于科学之上。当然,还值得一说的是宗教思想与封建迷信并不相同。

夏梓邺拿着大学入学通知书来到了心怡已久的大学,作为道家弟子的他其实对于大学并不是特别在意,然而之所以选择这所私立德林学院的原因还主要是因为这所学院特别招收佛家道家弟子。夏梓夜拉着行李箱走在偌大的校园操场上,找不到新生报道点的他看起来悠闲懒散漫无目的。

邪泉大学图片
“那个,你是新生吗?”一句温柔的女声从他的身后传来。
“嗯。”他微微答道,不过也正好可以问问报道点在哪。
“同级啊!哈,我叫安紫馨。对了你知道新生报道处往哪走吗?”
“…我也..正在找..”看来又一个迷糊。
安紫馨提议说一起去找报道处正好有个做伴,夏梓邺也欣然答应。本来夏梓邺只想默默完成自己的学业而并不想在大学结交什么朋友不过有美女前来搭讪论谁也忽视不掉吧?
两人问了一路的人终于来到了新生报道办公室,快速办完入学交接手续后在安紫馨的建议下两人交换了通信方式便拉着行李去往了各自分配的宿舍区。

不得不说,这所私立大学的硬件设施真的很完备,宿舍里竟然全是120平方米的豪华四人间空间、电视、电脑一应俱全外就宿舍区位置来讲毫不夸张的说要是开车小轿车从宿舍西楼到东楼可能得要花上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从踏入这所大学开始夏梓邺就觉得自己简直成了路痴,现在他又开始问自己的宿舍在哪了,没想到的是还没问几个人就遇到了同一间寝室的室友,简直就是全天下的幸福都聚集到了自己身上一样。
“请问怎么称呼你呢?也是新生吗?”毕竟是以后要和自己一起生活的室友得要了解清楚一下下才行呢。
“不是,我比你大一届叫泰禾桓,泰山的泰,禾苗的禾,盘桓的桓。寝室里还有一点其他两位室友一个读大三一个和我一样大二,等一下给你介绍吧。”泰禾桓爽朗的答道,能有如此爽朗的室友也让夏梓邺安心不少,因为在他看来大多数的大学生活都是在勾心斗角的,“寝室在三楼,因为学校设施比较好所以你选择可以走楼梯或者乘坐电梯,看你喜好咯。呐,你选什么?”“电梯…不是很喜欢走路的说..”“哈,看来还挺懒的。”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不一会就来到寝室门口按了寝室的门铃。
门还没开就听见里面的人发出声音问道“桓,新生接到了吗?”随后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生开了门身后还站着一个身高特高的人。“肯定的咯!梓邺给你介绍一下,戴眼镜的这位是计算机系的柯星谭,站在他身后的是摄影系林溪。”
“大家好,我叫夏梓邺。夏天的夏桑梓的梓,邺是学业的业加一个耳刀边。来自水台山,专业是阴阳学。从今天起就要和大家一起生活了请多指教!”夏梓邺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他的室友们,虽然很多人都说他很帅,但是看到自己的三个室友之后他觉得自己的长相太过普通了,夏梓邺甚至还在心里想着这学校是不是只收帅哥美女。
“你应该听说了吧,寝室是住宅式的,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人房间。你的卧室是最里面那一间。哈哈,其实一开始听说室友是一个研究风水的还以为是个光头呢,原来长得也挺标致的嘛!对了快点清你的行李吧,马上你就得要去开新生大会了。”柯星谭一边帮提着行李往最里间的卧室放,一边催促道。
“这个拿着,”林溪递给夏梓邺一板巧克力,“和今年一样上午十一点开始,去年校长先生和教务处足足讲了两个小时,中午没吃都快饿晕了。你要是肚子饿了就先吃这个,另外,你喜欢吃什么?我们中午帮你打好饭,你直接回来就成。”
“我也不知道呢,学长做主吧!谢啦!”
与学长互存了手机号后夏梓邺便急匆匆跑出门去参加新生大会。
“…那个小笨蛋连校园地图都不找我们拿一张诶,唉,你们谁能发彩信的?发个发信息给他吧。”

 

《邪泉》• 第一章 • 消失的沁湖

 

(1)
不得不说这所高校的校长还真的很是能说。一个人站在会堂的礼台上吧唧吧唧的说了一大堆但也无非是来到了这所大学要认真学习提高自身素质修养之类的话,没有主题无关痛痒。但几个小时也就这样耗了过去,夏梓邺能还想玩一下手机打发时间,结果发现这间礼堂似乎并没有信号便不满的嘟囔到 “莫名其妙”。

新生大会一结束夏梓邺就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原路返回宿舍。一来是新生大会上坐久了整个人都感到麻木,二来就是肚子早就开始抱怨了。感到宿舍后夏梓邺发现自己的房间已经被收拾好了,房间里的桌子上还放有一碗米粉和一张纸条留言,上面写着:学长们下午都有课所以就先走了,午餐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帮你带了碗泡蛋苕粉,这货有点辣的,客厅桌子上有白开水可以喝。另外晚上要吃什么就给我发个短信就行,每个人的电话号码都在房间门牌上,记得存下号码然后随便发给谁都行。
夏梓邺狼吞虎咽着学长帮忙带的“爱心”米粉,想着遇到了好学长呢。吃完后将碗和筷子丢进了垃圾桶便琢磨着等一下去哪参观参观,正想着手机便接到了短信,真是“短”信,三个字:来沁湖。

心生疑惑也还是去了。一路上,夏梓邺问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到‘沁湖’的路要怎么走?”而得到的答复也是千篇一律“不清楚”。回拨来短信的号码也是空号。夏梓邺总觉得有人在戏弄他也为此生气。不过,沁湖到底在哪呢?真有这个地方吗?他决定打电话问问计算机系的柯星谭学长,让他查查地图。然而打了电话后学长要他赶快回宿舍的紧张语气却令夏梓邺更加不解了。逛了一圈回到宿舍后学长们还没回来夏梓邺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直到泰禾桓赶回来把他叫醒。

“刚才星谭给我发简讯说你要去沁湖?”泰禾桓的语气奇怪。夏梓邺刚醒便将经过讲诉给了泰禾桓:“嗯。一点多吃完饭打算出去转转手机接到了条短信说要我去沁湖我就去了。但是问了好多人都说不知道在哪。呐,泰师兄,学校到底有没有沁湖这个地方呀?”
“有。但是…这个等林溪回来再说吧。你简讯还存着在吗?告诉我看看。”夏梓邺掏出手机打算给学长看却发现短信消失了。
“不见了?大概是我不小心按错删除了吧。”
说着柯星谭和林溪也赶了回来,泰禾桓让林溪调沁湖的图片。柯星谭向夏梓邺解释关于沁湖的事情,原来沁湖早就不存在了,而且还因为沁湖引发了一段事件。

(2)
学校在1956年建校之初还附在校园最北角自造了一个人工湖,并建造了槐树因为每到四月中旬都能闻到沁人心脾的香味便取名沁湖。校方希望学生如果压力过大想散散心就去那儿。久而久之沁湖成了校园内情侣约会的最佳选择。也就大概几年后,一对情侣晚上在沁湖发生了争执,那名女生随后被男生推入湖中溺水身亡,而男生也因为内疚在槐树上上吊自缢身亡。尸体第二天被人发现,校方在事件处理上挺懈怠的,企图以学生压力过大为由欲草草了解这个事情。
然而,事发之后,有许多情侣都曾在晚上发现沁湖湖水变成血红的,而五月的槐树也不再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取而代之的是扑面而来的阵阵血腥味。这个事情在当时的学生中也越传越离奇,说是那。对情侣不满学校的处理成了冤魂。甚至大批学生在去了沁湖后身体出现不适病倒,学校为了平息事态便对学生下了禁口令,关闭了沁湖的路口并且请了大师作法,最终事情慢慢的淡化。甚至在阅览馆的校史册上都未曾记载。-

泰禾桓讲诉完关于“沁湖”的整个事件后还补充到:“流传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不过我从文学社的年代记载录上找到了那段‘失踪’的档案,和这个传  闻完全不一样哟。”柯星谭也说入侵学校校内网获得权限后也看到了那段记录:“整个故事根本不是情侣在吵架,而是在当时的年代背景下学校不允许自由恋爱。当时所有的情侣基本都是在暗地里相恋,而出事的那对情侣是被学校发现了并且似乎被学校开除。二人找到校方求情遭到拒绝后承受不了打击便找到校长放下狠话称要永永远远诅咒这所学校后自杀。”
“我们从进校发现这个秘密后就一直在调查呢,可惜没能有什么突破,但是有一个细节从来没有被记载却被我们发现了。”泰禾桓说到这眼里似乎放出异样的光。
“学长们还真是喜欢八卦呢,”夏梓邺饶有兴趣的说“那,发现了什么?”
“当时不是有一个学校请来的大师吗?据说那个大师当时做法之后对当时的校长说要保校园不出大事就得每年招收佛家法家道家等弟子,记名弟子也行。几天后这名法师就失踪了,传言说是帮学校作法时遭受到了冤鬼的诅咒疯掉了。”听到这夏梓邺打趣地说:“诶,难怪我可以来这所学校还免相关费用呢。你们还在调查这件事么?我手机莫名收到的短信也是冤魂作怪?”
“大概。但是现在没头没脑的也调查不出多少了,毕竟这种事能留下来的东西也不多查不出什么来。”林溪说着无奈的耸了耸肩,该查的已经查尽了,事情也稍稍弄清明了。
“也别这样说,当时那事情不是很轰动吗,既然这样的话各大门派多多少少会有些记录才对,我有时间去问问师兄就知道了呗。”

(3)
周日,趁着大家都没有课程四人便决定启程寻找当年为学校作法的大师。夏梓邺各方打听才打听到那位法师现在可能生活在一个靠近海滨的村子里,为了一探事情的究竟大家马不停蹄的搭上了去往村庄的巴士。登上巴士夏梓邺突然喊了一声:“你不是…”
“啊,路痴仔?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是在开学新生报到时遇到的那个女生,安紫馨。
“不是路痴仔啦!我和室友打算去Z市玩玩。你呢?”夏梓邺不想将有关沁湖的事情讲给他听。
“好巧耶,我也去Z市。去看家里的老人啦父母在城市打拼没时间回家所以只能我回家看看奶奶。人老了容易寂寞嘛。”
车在宽敞的大道上行驶着,一路上夏梓邺和安紫馨聊东聊西无话不谈,似乎是相识已久的朋友一般。而泰禾桓则用手机记录着些什么,柯星谭拿着平板玩着游戏而林溪则不断的拍摄着沿途的风景。每个人虽看似轻松悠闲,但他们心中都有着一个大谜团想要去破解。
四个小时后Z市到了。

Z市是紧邻夏梓邺所在的W市的一个海滨小城镇,整个小城镇被青葱的树木笼罩,四季如春;阳光柔和洒下,令人舒适惬意。安紫馨下了巴士告别了夏梓邺后便搭乘公交离开,夏梓邺一行也下了巴士开始寻找师兄口中的那位当年为学校作法的法师。不过想找到人并非那么简单,他们将附近的村子问了个遍也打听不到一星半点的消息。这时柯星谭说据地图的显示前面山的中间似乎也有村落于是大伙便决定去看看。
这时,天空也阴沉了下来而没过多久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正处在半山腰的他们只得加快步伐去找那个村落。泰禾桓突然指着前方说:“看!村子!”众人望了望终于看见了村落的一角,而这时雨已倾盆。来到了村子后他们才发现整个村落早已无人居住,甚好,他们随便推了一家的门就进去躲雨了。由于没有灯光整个屋子十分昏暗,四个人在屋子里打量了一番除了灰尘有点厚之外整个屋子还是可以住人的如果雨没有停下的话今晚就得在这过夜了。

邪泉村庄
“屋子角落有一个壁炉和杂草耶,可以拿来烤烤火吧?衣服都湿透了呢。”林溪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指着墙上破旧的壁炉。
“哈,这个不错,兄弟们快来帮忙呀!要不然就感冒的哟。”泰禾桓一把抓起了稻草往壁炉里塞大伙见状也都纷纷行动起来。直到火苗冉冉升起他们才终于看清屋子的全貌。“有人!”这时候林溪突然喊了一声着实吓了所有人一跳,沿着林溪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大家看到了一个人头。所准确点应该是一幅遗像被裱在黑色的方框中,一个老头子的遗像,而且似乎还盯着他们,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就像这几个孩子打扰了他休息似的。
“我说,我们还是换一家吧…这里住着感觉有点瘆人的说。”柯星谭的声音有点发抖,看来那老头子真的把他吓到了。
“没事,这里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不过是一幅遗像而已,”夏梓邺手里篡着一帖灵符,眉头稍皱着“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在宅子四周布上一些符帖吧。”
“呜呜,你那东西真的有用吗?我们还是换一家吧,你看反正这里都是空宅子不是么……呃,还是算了吧”柯星谭说着说着又改变了说法。大家都觉得奇怪时柯星谭便解释说想睡觉了,这一来大家更加糊涂不知道柯星谭想表达什么了。
随便用稻草铺成垫子后柯星谭就一头栽在上面沉沉睡去。泰禾桓和林溪在帮大家把衣服烤干后也就着铺好的稻草睡了,而夏梓邺则在宅子四周布上灵符以防万一。

(4)
中日近八年战争,伤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还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泱泱大国被步步割分,成为耻辱、国殇。
孩子的哭声与门外的嘈杂声惊醒了熟睡的泰禾桓,他正打算开门看看宅子外面时才发现夏梓邺趴在窗户处望着外面。
“嘘,别开门,学长过来看这边。”夏梓邺指着窗外,泰禾桓凑过来望向窗外不禁大吃了一惊,刚才还四下无人的荒村街道上现在竟然站满了人,大家都相互讨论、争执着什么。
“这是…”泰禾桓无法解释眼前看见的一幕只能瞪大了双眼。
“磁场还原,眼前看到类似于‘纪录片’,”夏梓邺解释说,“但是,要完成规模如此浩大的景象还原附近必要两个及以上的硕大的青铜铁器才行。”
“可是…”“呜哇!星谭你丫别吓人行吗!”泰禾桓听到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将他吓了一跳。“啊,抱歉,但刚才梓邺说的,‘磁场还原’效应应该不存在发出声音的可能性吧, 那我们现在听到的声音是哪里来的?”
“也就是说…有人…”夏梓邺眯着眼睛似乎思考着什么。
柯星谭语气十分坚定的说:“嗯,有人趁着我们睡着的时候估计拿了个录音机之类的,如果出门去找的话应该能够找到。而且我始终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们到这里不就就会莫名的犯困,应该也是有人做了什么吧。”
“其实在你们睡下后我在房屋周边布上了结界,之中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人员,而且如果有人闯入结界的话我应该能感应到才对。”
听完夏梓邺的解释后柯星谭打趣的说:“梓邺大神啊,您别说的玄乎其神的好么!更加可怕了呢!但是不管怎么说,想去检查一下结界就明白啦。”

赞(0) 打赏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狸卡司 » 【小说】《邪泉》• 第一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您觉得文章很棒,还可以打赏支持我们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