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S自媒体
喜欢和你在一起 和你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大理就“截胡”口罩致歉 云南通报批评 专家称征用违法

近日,一张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卫健局发出的《应急处置征用通知书》(下称《通知书》)引发网友关注。《通知书》内容显示,为切实加强疫情防控工作,从云南省瑞丽市发往重庆市的9件口罩被“依法实施紧急征用”。《通知书》落款为大理市卫生健康局,时间为2020年2月2日。

实际上此批口罩,实系重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定企业采购,用于重庆疫情防控的紧急物资,重庆已发函恳请大理方面“予以放行”。同时也有消息指出,该批口罩中有部分,为湖北黄石市委托重庆黄石商会企业采购。此外,有报道称,大理市卫健局还于2月2日征用了发往四川成都的15件口罩。

重启、黄石、慈溪等城市向大理索要被扣防疫物资

2020年2月3日,重庆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医疗物资保障组向大理市卫健局发出《关于商请放行暂扣物资的函》,声明这批医用口罩是重庆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定企业采购用于重庆市疫情防控的紧急物资,恳请予以放行。

2020年2月4日,湖北黄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出工作联系函,表示黄石市是湖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重灾区,目前正处于防疫救灾的严重困难时期,各类物资短缺,为解决当前困难,确保打赢新冠肺炎防疫战,特委托黄石华新水泥股份公司西部事业部和重庆市黄石商会企业,协助采购一批医用口罩。物资正在大理市检查过程之中,请求予以协调放行、驰援灾区。

截至2020年2月5日24时,重庆市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389例,黄石市共确诊566例,而大理市所在的大理州共确诊8例;若论疫情紧急、防控形势严峻,大理无论如何是无法与重庆、黄石相提并论的。此事发生后,不少网友通过微博、微信朋友圈等形式进行反馈,甚至还向国务院疫情防控线索征集入口进行举报。

大理此举遭三大党媒点名批评

2020年2月6日,事件曝光后,大理此举动遭新华网、央视新闻、人民日报等媒体点名批评:

新华网点名批评大理“无理”,新华网评论称“疫情防控重点地区采购的口罩,在经过大理的时候被”截”了!大理给出的理由是“物资紧缺”。对此,我们想说:大理,你“欠理”了!”;

央视点名批评大理“征用口罩得讲道理”,央视新闻评论称“采购的一批口罩途经云南大理被相关部门‘剪径’”,发函讨要未果。非常时期,征用物资并非不可,但须讲理,更须守法。”

人民日报点名批评大理“岂有此理”,人民日报评论称“防控疫情,最需要凝心聚力。别让此次事件撕裂民意,更别因此影响战疫斗志”。

云南省通报批评 大理致歉并成立工作专班处理

2020年2月6日云南省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对大理州大理市政府及大理市卫生健康局征用疫情防控物资予以通报批评。

通报指出:近日,大理市卫生健康局对云南顺丰速运有限公司大理分公司承运的发往重庆市的口罩实施“紧急征用”。该做法严重影响了兄弟省市防控疫情的工作和与兄弟省市人民的感情,现决定对大理市政府、大理市卫生健康局进行通报批评,责令立即返还被征用的物资。通报要求,全省各地各部门要以此为戒,深刻汲取教训,讲政治、顾大局,决不允许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若有发生,将严肃追责问责。

而大理也对征用重庆口罩一事进行回应称,为解燃眉之急,大理市在货物检查中对随车手续不全的口罩进行了暂扣,对全部暂扣的598箱口罩进行有偿应急征用,并将暂扣的口罩分配到辖区内疫情防控工作人员。

目前,大理市成立了工作专班,主动与被征用主体进行沟通。①对暂扣还未使用的口罩,能退回的将全部退回被征用主体;②对已经使用不能退回的,通过沟通达成有偿征收协议的及时给予补偿;③对已经使用,不能退回的,被征收主体又需要口罩的,将尽快补齐后退回。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大理征用运输途径的重庆黄石防疫物资是违法

针对此事,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应急法研究中心主任林鸿潮认为大理征用运输途径当地的重庆、黄石防疫物品这个事情,这是一个地方政府严重违法的恶劣案例。

其表示,首先违法性是十分明显的。不仅是说不能征用其他地方的防疫物品这个角度,而是这个物资是途径当地的,在性质上并不属于当地物资。《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五条规定的是,“传染病暴发、流行时,根据传染病疫情控制的需要,国务院有权在全国范围或者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权在本行政区域内紧急调集人员或者调用储备物资,临时征用房屋、交通工具以及相关设施、设备。”

也就是说,地方政府有权征用的是当地物资。能不能说,有的东西运输途径当地,就属于这个当地物资呢?当然不是。所谓当地,指的是这个物资在当地,这个物资的所有者也是当地的,不能把途经的东西包括进去。否则,地方政府就有权去公路上拦截征用物资、逼停火车征用物资、闯入机场征用物资,那不堪设想。我们注意到,《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地方政府还可以“在本行政区域内紧急调集人员”,如果按照大理的这种理解,那就意味着途径大理的外地人也可能被当地政府征调走,这简直匪夷所思。其次,这种做法严重干扰了全国的疫情防控秩序,如果引发各地效仿,整个防疫物资的运输秩序就崩溃了,因为各个地方都可以“截胡”其他地方的物资,只要你经过我这里。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不运输了,只能靠本地生产物资来自救,生产不了的就坐以待毙。
所以说,大理这个做法,上级机关应该从速从重追责,以儆效尤。我们从大理的征用决定当中还看到,当地政府要求被征用者事后自己来申请补偿,如果逾期没有申请,就视为放弃了。这是十分蛮横粗暴的做法,你征用了人家的东西,即使因为情况紧急做不到先补偿后征用或者同时补偿,事后也应该是政府主动去补偿,而不是等着被征用者来申请,更不能给申请还设定一个期限。哪怕你征用的是当地物资,也不能采取这种做法,否则会引起潜在被征用者巨大的恐慌,可能会抵制你,你征用的也不顺利。

狸卡司综合:新华网 / 中国经济网 / 国际在线 / 21世纪经济 报道

内容有删改

赞(0) 打赏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狸卡司 » 大理就“截胡”口罩致歉 云南通报批评 专家称征用违法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您觉得文章很棒,还可以打赏支持我们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